专栏文章

丧钟为谁而鸣

起初,
他们在高铁上闹事,
抢占他人座位,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只坐得起绿皮车;
接着,
他们碰瓷、坑司机,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家只有电动自行车;
后来,
他们假装摔倒,
坑害扶起他们的人,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从来不扶人。
终于,
最后,
他们在疾驰的公交车上
怒殴司机,
而我就坐在车上……
现在,
很多人都生活在,
一个即将失控的国度,
丧钟已经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