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文章

呼兰胖子:拒绝遗忘,是我们给这个民族安装的一个杀毒软件

昨天是端午节,天佑写了个帖子,告诉大家我小时候没吃过粽子。帖子发出后,转发并不高,因为这种话题很难引起共鸣。为什么很难引起共鸣?主要是由于年轻人对我们这些上年纪的人的饥饿回忆没兴趣,他们不能想象我们那时为什么吃不饱;而我这个年龄段或者比我年龄大的人,政治正确者太多,见到这种帖子都会自动过滤的,因为他们知道回忆那个年代是错误的行为,会影响到他们的升迁、生意乃至生存状态,为什么要给自己惹麻烦呢?所以,到我临睡觉之前,帖子点击不过四千而已。【天佑私人微信号:hulanpangzi25】
然而,即便是这么个既不敏感,又引不起大家共鸣的帖子居然在我睡觉的时候被删除了。这个帖子为什么被删除?可能跟现在的大环境有关。现在有一种非常吊诡现象,那就是:不许妄议文革,不许说文革不好。因为我的文章告诉了大家那个年代其实是个饥饿的年代,这就让某些对那个年代怀有特殊感情的人不爽了。他们不想让人们知道,文革的时候老百姓是吃不饱的、是没有书看的、除了样板戏是没有其他电影看的……为了让现在的年轻人以为那是个激情燃烧的岁月,为了让大家相信下乡知青可以在知青点读很多当时属于大毒草的禁书,为了让年轻人以为文革时期人们的工作像现在参加娱乐节目一样轻松,为了让人们不想起牛棚、五七干校这些词语……删除天佑的回忆文章也就是他们的防御动作了。
不允许人们回忆,这其实是一种控制手段。如果不过滤人们的记忆,奴化和征服就不可能完成。大家小时候都学过一篇课文《最后一课》,这是都德的文章。当年的德国为什么不允许被占领区的孩子学习法文?其实就是想让这里的孩子通过忘记自己的母语而忘记历史,从而达到同化的目的。当年的德国人这样做过,日本人在朝鲜和东北也这么做过。语言是历史和真相的载体,不让你学习这种语言,其实就是拆除人们的记忆。记忆是人类的本性,或者说,人是一种怀旧的动物。那么,在这个时代,某些人不可能不让我们说汉语,但是他们可以从历史课本中、从互联网上,删除某一个时期的真相,从而达到他们的目的:控制我们。

生活阅历,是一个人的记忆;历史传统,是一个国家的记忆。人总是在犯了错误,吃尽了苦头后才会懊悔,意识到自己当初就应该如何如何,如果他记住了教训以后就可能不重蹈覆辙,但是,如果他对错误没有记忆,他还会在一个地方重新摔倒;国家也一样,一个国家的人民如果集体遗忘某段历史,国家就会三番五次的陷入黑暗跌入内斗的深渊,直到生灵涂炭才可能找到正确的方向。现在,有人将中国的所有记忆都保存成”盛世”格式,而对黑暗时代,譬如文革,关于这场灾难是如何开始的,如何结束的,最后的结局是什么,甚至是人们在那个年代在吃什么,穿什么都有意回避,这就不仅仅是简单的历史过滤了,这是强迫人们遗忘。
遗忘可能会给世界带来灾难的,圣经《启示录》中把人类的恐怖景象象征为”饥荒、战争、瘟疫、死亡”四位魔鬼骑士,其实,我觉得,应该还有第五位魔鬼骑士,那就是:遗忘。事实上,从作为人类发源地的”新月沃地”到”郑和宝船”,从迈锡尼文明到玛雅文明,人类历史上因为集体失忆而导致的黑暗年代数不胜数。阿伦特就曾将”黑暗年代”归因于制度和权力,他说:”如果公共领域的功能是通过公开的空间,以使人类事务可被光照亮,人们于其中能够以其言行展示他们;而当这些光明被制度的高墙和无形的权力遮蔽,真相不仅得不到显现,反而被人以真理的名义抹杀,这时黑暗就无所不在。”不允许回忆,实际上就是对民众的强奸;不允许记忆,实际上就是要把民众变成奴隶。这就相当于古代”燔灭百家,以愚黔首”的鬼把戏,只是很多人茫然不知而已。

在我们的大脑里,遗忘从不缺席,这也是人类在前进的时候会出现弯路的原因。但是,记忆却像是一个杀毒软件,给我们提供前进的安全保障。对于前进道路上未知的病毒,我们不可能提前预料。但是,杀毒软件的最大功能就是将已知的病毒的特征与危害加入病毒数据库及时更新,以此作为拦截和清除病毒的可识标本。电脑里有了这个病毒库,就可以立即感知那些曾经造成危害的病毒,并且毫不犹豫地将它们清除或隔离。但是,如果有人改写病毒的特征,甚至将某些病毒从数据库里删除,我们的电脑就危险了。
一个民族也是如此,一个民族就像一台巨大而繁复的电脑,他也有自己的杀毒软件,这就是它的历史。如果一个民族对自己真实的历史一无所知,那就像是没装杀毒软件的计算机一样,总有一天,曾经造成过巨大伤害的病毒会死灰复燃,让这部电脑运算不灵甚至是彻底死机。我们这个民族,有着太多致命的短视,还有着太多自取灭亡的行为,遗忘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太善于遗忘了,我们太善于在盛世的幻象里自嗨了,而遗忘往往会在我们的周围竖起高墙,将我们变成别人的囚徒,而我们却茫然不知,这是非常令人可悲的事情。【天佑私人微信号:hulanpangzi25】
《最后一课》里有这样一句话:”亡了国当了奴隶的人民,只要牢牢记住自己的语言,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学这篇课文的时候我真的理解不深,而现在,我忽然觉得一个被人强迫忘记历史的民族其实就是一群亡国奴。这群亡国奴现在组成了一个运算不灵的运算系统,这个系统本来就只等于386,跟最先进的计算系统还有很大距离,而现在,又有人拆去了它的病毒防御模块,这个系统未来会遭遇什么?
人可以通过思考、选择或者行动改变命运。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记忆,给我们的民族加上杀毒软件?我们的”恐惧”是因为我们不”自由”,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战胜恐惧去争取自由?用记忆来坚持自己的良知,用记忆来反抗某些人对我们记忆的篡改和删除并对他们亮出的中指,我天佑亮了,还有人跟上吗?
来源:作家天佑